<optgroup id="37zz7"><del id="37zz7"><tr id="37zz7"></tr></del></optgroup>
<thead id="37zz7"></thead>

           
          Google Search Baidu Search
          (多個關鍵字請用"空格"格開)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埠外報道

          中國科學報:保護研究 不止需要科學家

          時間:2019-07-26  來源:中國科學報  瀏覽次數:   作者:     打印  字體: 關閉

             

             余翔林攝 

            ■本報記者 胡珉琦 

            “我們將沿著眾人向往的滇藏線和新藏線,途經森林、灌叢、荒漠等植被類型,用四千多公里的旅程,一起探索高原植物的奧秘?!?/p>

            這個夏天,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森林灌叢生態系統調查子項目面向公眾招募志愿者,只要是有植物分類學基礎的愛好者、自然愛好者、靜物攝影愛好者,都可以申請報名此次對西藏中西部的植被調查。

            這是第四屆羅梭江科學教育論壇“公眾科學與生物多樣性保護”議題中的一個案例。事實上,與生物多樣性相關的公眾科學項目已經在發達國家取得了一些不錯的科學與社會效益,公眾科學家開始成為科學研究中一股不可忽視的新勢力。

            公眾貢獻數據,科學家貢獻知識 

            森林灌叢生態系統調查子項目的組織方——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是通過一個名為“Biotracks”的公眾科學平臺發起這次招募的。

            Biotracks于2016年誕生在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標本館,它是一款可用于自然觀測記錄、具有科學考察功能應用的App,采用公眾科學與開放科學的模式:無需筆記本、地圖、GPS記錄儀,任何使用者都可以隨時記錄物種照片和自然景觀,并生成專屬的個人自然觀察地圖;記錄GPS軌跡,在任意位置生成拍攝點;搜索物種照片,感知周邊軌跡和圖片信息……

            Biotracks最新的一項重要功能就是支持發起科學項目,包括公共項目、團隊項目和私密項目。比如,中科院植物研究所植被生態學與植被圖志編研研究組發起的2019南迦巴瓦春季植被調查、由中國科學院戰略性科技先導專項“美麗中國”項目支持的甘肅和寧夏國家自然保護區植物調查等,除此之外,有大量項目聚焦于高校分類學教學和野外實習。

            最新數據顯示,今年以來Biotracks用戶公開照片集已經超過100萬張,覆蓋了1.7萬個生物物種,60萬個地理位置,目前運行的科學項目超過800個。

            “我們希望這是一個真正由公眾、科學志愿者、科學家群體一同參與支持的共享平臺,目標是完成發展中國家生物多樣性地圖的繪制?!崩ッ髦参锼鶚吮攫^數據研發中心主管、Biotracks的設計者徐洲鋒花費了3年時間,才讓這個平臺正式上線。

            實際上,Biotracks的模式并非原創。2008年,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學生就制作了一個至今在全球范圍內都頗受歡迎的自然觀察社交平臺iNaturalist。

            除了記錄、分享所觀察的物種,公眾可以從iNaturalist 社區接收到科學家對物種辨認的建議,討論、幫助其他用戶辨認他們所觀察的物種,還可以追蹤由其他用戶及公眾科學家組成的、有關特定區域及物種的任務群組。搜集的數據將幫助科學家檢測生物多樣性變化。2017年,iNaturalist還成為了美國加州科學院和美國國家地理學會的聯合項目。

            徐洲鋒認為,iNaturalist最典型的特質就是公眾貢獻數據、科學家貢獻知識、平臺作為連接橋梁,并且它完全是由愛好者自下而上發起的?!斑@種公眾科學項目的實現路徑在國內很難照搬?!?/p>

            公眾科學如何讓科學不缺位 

            在全球范圍內,最著名的公眾科學實踐者要數1915年美國奧杜邦協會和美國康奈爾大學合作創辦的康奈爾鳥類實驗室?;谶@個實驗室管理的幾個公眾科學項目,搜集了大量數據服務于生態學研究,并且直接推動了生物多樣性保護的行動。

            康奈爾鳥類實驗室運行已有一百多年的時間,公眾科學在生態環境領域產生的價值越來越受到職業科學家的認可和重視,這也反過來促使更多的公眾科學項目得以“繁衍”。

            在國內,雖然公眾科學的意識在近幾年得以萌發,但實踐過程依舊困難重重。

            臺灣大學森林環境資源學系助理教授劉奇璋在美國讀博期間就專注科學教育、正式及非正式教育、公民科學的研究領域。他談到,根據公眾科學的一般定義,它本質上必須由科學家主導,大眾是科學研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的參與者,包括最初探索問題、搜集與分析資料等等?!皢栴}是,在許多所謂的公眾科學項目中,科學的目標、科學家的角色是缺位的?!?/p>

            對此,徐洲鋒也深有體會,“中國的科學家普遍沒有做好準備?,F有體制不給予積極的反饋,他們也就難以產生熱情。另一方面,一般公眾的知識儲備不足,也常常讓科學家產生對項目預期的質疑”。

            他坦言,更深層次的原因也許還在于,“我們的科研傳統主要是滿足國家需求,由專業人員集中力量辦大事,缺乏足夠的時間和意識去主動覺察這種由一般公眾或者某個科學家個體關心發起的研究議題”。

            在國內,公眾科學項目往往交由一些社會組織發起和管理。而這種模式的風險在于,這些組織本身的科學專業程度良莠不齊。

            因此,Biotracks設計之初,徐洲鋒最大的困擾就是如何真正建立科學家與公眾之間的關聯。他首先需要解決的是想辦法吸引科學家和專業人士加入這一平臺中。

            為此,Biotracks選擇了一個比較獨特的成長策略,它最初的目標其實是為中國的科學家和專業人士開發出最好的數據采集工具。

            這一平臺最早是幫助科考隊員疾速記錄野外標本采集信息,自動編排采集號,記錄經緯度、海拔高度、行政區劃、采集時間等信息,并將野外照片、標本記錄、數字標本、科考軌跡便捷地關聯起來,以地圖的形式將集合的數據反饋給科學家。

            徐洲鋒調查發現,生物多樣性保護數據最核心的落點其實是在標本館,但標本館內部往往缺乏有效的信息管理系統,數字化效率低下。由于Biotracks支持跨類群跨數據庫的應用與整合,讓其與Kingdonia標本管理系統對接,就可以為各地標本館提供新型標本數字化方案支持。這不僅大大提高了數字化效率和質量,同時也形成了內部的規范化管理,還節約了大量成本。

            通過向科研機構、專業人員展示Biotracks的系統優越性,的確對它自身的推廣和影響力產生了積極的作用。

            所以,Biotracks優先聚集起一批專業用戶,影響他們的理念、意識,然后在2019年才正式向公眾開放,順理成章地將專業研究者與公眾科學家連在一起。

            關注公眾科學家的成長 

            利用公眾的力量進行大規模的科學數據搜集,公眾科學可以為調查、監測和保護生態提供一種有效的途徑,這是有證據、可評估的。不過,對于公眾科學參與的學習過程和結果,以及公眾科學參與中知識的構建和獲取方式等,一直沒有得到很好的研究。

            “大多數科學家主要關心的是公眾科學家搜集的數據,而不是公眾科學家?!眲⑵骅案嬖V《中國科學報》,實際上,建立、運營和維持公眾科學項目是非常有難度的,對公眾科學家本身的研究有可能幫助這一群體穩定、持續地成長,這也是公眾科學本身不得不面對的問題。劉奇璋和他的研究團隊的興趣點正在于此。

            他們的研究對象是臺灣地區最著名的公眾科學項目“臺灣動物路死觀察網絡”(TaiRON)。TaiRON是誕生于社交網絡的一個虛擬社團,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的專業人士從一開始就是這個公眾科學項目的核心成員。

            TaiRON參與者會拍攝和上傳野生動物車禍的照片和地理位置到互聯網數據庫,通過大量記錄的搜集,最直接的目的就是找出路殺熱點、好發季節和受威脅的物種,提出及時有效的保護管理措施,部分道路因此修建了防護網。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野生動物路死資料和標本目前還是臺灣地區狂犬病疫情監控所需檢體的最主要來源。因為在2013年,臺灣發現了自1961年以來的首例狂犬病病例,竟然是一只路死鼬獾。

            2015年,TaiRON與大學科研機構合作的“農地鳥類中毒事件調查”,是通過疑似農地鳥類中毒記錄和檢體采樣的方式,找出作物與農藥種類危害野生動物之間的關聯性,將其作為制定特定農藥使用規范的依據,降低環境毒害事件的發生。

            目前,TaiRON 的會員已經從2011年成立時的10幾人增長到約15000名。劉奇璋采用實踐社群理論,對TaiRON項目的參與者進行了內容分析、觀察和訪談,發現他們的內部運作是符合這一理論原則的。

            比如:TaiRON 成員認同團體的核心價值觀,有共同關注的議題;制定了一套共享的工作方法,成員參與聯合的行動和討論,相互幫助,分享信息;所有參與成員都對特定的領域擁有其深入的知識或熱情,使他們能夠為不同主題的工作作出貢獻;等等。

            未來,劉奇璋希望更精細地去了解公眾科學家學習的過程、學習產出的不同面向,以及觀察一個新成立的公眾科學團體的完整發展過程。

            “從公眾科學家的研究視角,我的期許是我們需要突破‘同溫層’,讓現有的參與者盡可能去影響人際系統中的其他人,影響那些原本來自不同話語體系、不同認知體系的人參與公眾科學?!眲⑵骅罢f。

            《中國科學報》 (2019-07-26 第5版 文化)

           

          附件下載
          相關新聞
          秒速赛车开奖走势图